您当前位置: 首页 旅游札记 旅游札记
走在拉姆拉措路上
时间:2013-12-30 09:41:39作者:佚名点击:704
从青朴回到泽当,第一时间就去打听到加查路通了没,答案是近日通车无望。路上认识的贾是个急性子,当决定跟我去看拉姆拉措后,就把打点一切作为己任,一知道班车无望,马上去寻找私车。
就在我已经在湖北饭店住下,差一点就带上衣服去洗澡之际,贾同志给我电话,通知我马上出发,就这样,这位风风火火的老兄,在一片风雪中,连夜把我带到了加查。
泽当到加查全是山路,很高的山,很陡的路。这种路走多了,虽然车外风雪交加,我在车里倒也不害怕。后来早上从加查原路回泽当,贾自己都在感慨,说如果早知道这个路况,是打死他都不会冒险的。
 
 
 
 
加查只有一条街道,一间网吧,一座寺庙以及若干个旅馆和小店,这里是西藏著名的虫草产地,据说在挖虫草的季节,这里有好多好多的人。
在 加查,我们开始发愁了,问了一圈,居然没有人确切知道拉姆拉措距离加查到底有多少公里,而且各人说法也不一样。我们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车上去,本想徒步进 去,可完全不知道路况和距离,不敢贸然行事。我不放弃去拉姆拉措的心,最难到达的地方,一定有最吸引人的风景。经过一番周折,终于弄清加查距离神湖80公 里,这个季节没有车进去,只有挖虫草的时候才有车。我问,那坐车到了山脚下,自己走进去呢?他们就像看外星人的看着我,说没有人走进去。我就不信,那些藏 民不远千里来到加查,去到崔久乡,难道就走不进去吗?别人怎么我不管,我是一定要去了,贾只好费尽功夫找了一个愿意去的成都小伙子,开着那破破的北京吉普,一路颤颤颠颠地领我们上路了。
路 不算险,就是积雪太深,好几回车胎打滑都差点把我们摔下山去了。吓出一身冷汗的我们,一路不停的叮嘱司机小心再小心,贾更是以不能分散司机注意力为理由, 禁止我们说话。经过几次推车,在过了崔九乡不远的地方,司机终于宣布他无能为力再送我们上去了。那意味着,如果要去神湖,就得从崔九乡爬上去。
 
一步一步,踩在那我确定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雪地上,看着自己孤独的脚印,一种悲观的情绪扑面而来:我觉得我再次与拉姆拉措擦肩而过了。我也不明白,怎么我这么执着于去看她一眼,而却又总与她缘悭一面!倒是同行的人鼓励说,既然这么辛苦都到这里了,这次肯定就看见。
积 雪越来越厚,天色也越来越阴沉,到后来都辨认不清前进的路了。在高原上徒步特别累,要不断的停下来休息。翻过了多少座山,也找不到一个可以问的人,在一个 三岔路口,面对茫茫的雪山,我很郭子都晕了。真想神指给我们一条路,一条通往神湖的路。积雪把路深深的埋在了我们的脚下,分辨再三,我们决定朝有个小建筑 物的方向走。
又走了很久,隐约看到前方的玛尼堆还有一些经幡,我们确信这就是到神湖的路。风很大,刮得我们举步艰难,只好停下来。抬头看看天,厚厚的云遮住了湛蓝的天;回头看看我们来时的路,也已被风雪覆盖,只有模糊的痕迹。
 

 
“那些遥远的过往历历在目
反倒是近日种种
模糊如前尘韶光”
 
想起多年前那次偶遇,风雪中我认识了拉姆拉措的名字;在湖边,看着雨线从湖的对岸划过来,为了看到彩虹,不肯离去而终成落汤鸡;在咖啡室里看着窗外飘泼的大雨,想念着阳光……
 
狂风大雪再度来临,我们还不肯离去,直到看到山那边的贾着急的向我们挥手,示意我们一定要撤,才不得不原路下山。下山的路更艰难,雪打在脸上,眼睛都睁不开,我和郭子俩互相搀扶着走完那一路,虚脱的倒在了车里。
 
全身湿透的回到加查,碰上停电,坐在黑乎乎冷冰冰的清真饭馆里等着吃饭,厨师和伙计都去做祈祷了。生活在别处,大家渐渐熟悉又慢慢远离,陌生的,亲近的,擦肩而过或是相偎相依,最后都要回到自己的生活,就像伊斯兰的night pray,风雨无阻,不曾改变。
当晚在旅馆把东西烤干,贾再去张罗回泽当的票,第二天晚上,我们就又回到了我们山南一路的大本营-湖北饭店了。
 
 
泽当-加查:泽当客运站 早8:30,每天一班。6-7小时到加查。票价70。加查返回也是每天早上一班,在日光商店订票和上车。路不好走,经常有塌方和断路,有时班车会停开。时间预留要充足。
加查-拉姆拉措:平时有到崔九乡的班车,冬天大雪时会停开。从加查包车去400-500元/吉普。崔九乡有住宿,如果从崔九乡徒步上去,来回要一整天。拉姆拉措门票50元/人。山上不能扎营。
加查住宿可住邮电宾馆,我去时新开的,很新很干净,四人间40元/床。有浴室洗澡,不错,5元/人。
(责任编辑:佚名)
顶一下 (187)
96%
踩一下 (7)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