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热点推荐 热点推荐
雍布拉康
时间:2011-12-08 18:36:57作者:未知点击:555

  掀开西藏文明历史的扉页,雍布拉康宫殿显得格外的光彩炫目,她是西藏第一座宫殿,是吐蕃时期最早的王宫建筑。位于乃东县颇章乡门中岗村的扎西次日山的山头上,离泽当11公里、泽错公路从雍布拉康所坐落的山脚下经过。因雍布拉康所在的扎西次仁山形如侧卧的母鹿,由此得名。意思是建在像母鹿后腿山坡上的宫殿,“雍布”是母鹿,“拉”是后腿,“康”是雕堡。雍布拉康是为第一代藏王聂赤赞普修建的。相传,在雅砻河谷游牧的人们,一天在赞唐廓西发现了一个英姿勃发的小伙子。这个小伙子的言语举止与本地土著人不同。放牧的人们辨别不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应该如何处置这个年青人,于是派人回聚居点报告。长者派出十二名颇为聪明的苯教徒巫师上山,盘问小伙子从哪里来,由于语言不通,这位小伙子用手指指天。意思是从山上下来的。巫师们都以为是天子下凡因而格外高兴。十二人中为首的便伸长脖子,给这位“天神之子”当轿骑,前呼后拥地把他扛回来。聚居在这里的人们纷纷前来,见这位从天上来的小伙子,长得聪明英俊,便一致拥立他为雅砻悉蕃野部落首领。人们尊称他为“聂赤赞普”,即颈座王,意思是“用脖子当宝座的英杰”。藏语里,“聂”是“颈”的意思,“赤”是宝座,“赞普”是“英武之主”。自此,西藏历史上把藏王称为“赞普”。聂赤赞普便是吐蕃部落的第一个首领。从聂赤赞普开始,雅砻部落首领实行世袭制。

 


雍布拉康


  雍布拉康始建于公元前二世纪初,距今已有2200多年的历史。后来松赞干布在原来宫殿的两边修建了两层楼的殿堂。殿堂底层为佛殿,二层为法王殿。至此,雍布拉康由宫殿改作寺庙。后来历代都有扩修,逐渐在殿堂西边增建了门厅,南边增建了僧房。五世达赖时在雕楼式建筑上又加修了四角攒尖式金顶,将其改为黄教寺院。


  雍布拉康建筑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是位于整个建筑东端正中的碉楼式建筑,高11米,外观似为五层,内部实为三层。这座建筑墙壁厚重,内部狭小,一层仅2.28平方米,二、三层也不过4.18平方米。


  第二部分是松赞干布所建的殿堂,一层的前半部为门厅,门厅外是一个带檐的小平台,后半部是佛殿,佛殿内主供的佛像是一尊释迦牟尼像,主尊左侧是藏王聂赤赞普,右侧是藏王松赞干布像。沿北侧墙边依次供有师徒三尊、松赞干布的大臣吞米桑布扎、藏王赤松德赞和拉托托日年赞,南侧墙边供有藏王赤热巴金(赤祖德赞)、未代赞普朗达玛的儿子沃松和松赞干布的大臣禄东赞塑像。第二层楼的廊道上有一间风格明快的佛殿,从廊道可看到下面的藏王佛殿。佛殿里主尊观音菩萨像和释迦牟尼像,这尊观音像和布达拉宫帕巴拉康所供奉的观音菩萨风格相同。


  第三部分是僧房及附属建筑。殿房的南侧为僧房,一层门厅东南角有一门,出门后折阶西下,通向僧房,其中紧靠殿堂的二层楼为历代达赖礼拜时所居住的卧室。相传文成公主到山南每蓬添香礼佛时雍布拉康作为夏宫居住。


#p#副标题#e#  雍布拉康的壁画艺术寓意深邃。在第二层佛殿南侧墙壁上描绘了西藏早期历史的壁画。一组壁画用简练的笔法描绘了出现第一个藏王、修建第一座宫殿、开垦第一块耕地等故事。另一组壁画描述的是在拉托托日年赞时期,一部佛经从天而降,落到雍布拉康的情形。相传,水蛇年(公元446年)第二十八代赞普拉妥妥日聂赞当政时,拉妥妥日年赞过六十寿辰的那天,正当他在雍布拉康屋顶的平台上静座,忽然从天上遍照祥云,这时祥云中一束五彩的光芒直射在雍布拉康屋顶,用五种珍宝镶成的宝匣降在雍布拉康屋顶上,拉托托日年赞打开宝匣一看,里面有几件从未见过的东西,第一件是《百拜忏悔经》,系印度佛教密宗的经典。第二件是舍利宝塔,系印度佛教密宗的物件,是作为对佛的供养而出现的。第三件是“六字真言”,即梵语“唵嘛呢叭咪吽”,藏传佛教以六字真言作为经典根源,成佛之捷径。据说,念它可免入地狱,还可以在死后进入极乐世界。第四件是“法教轨则”,这是印度佛教密宗修习次弟的第一法则。这些宝物因当时无人知晓,但深信这是一件稀世宝物,取名为“宁保桑哇”,意为玄秘之物,拉托托日年赞把这些“玄秘之物”请到宫中,虔诚供奉,经常烧香礼拜,殿用御酒神饮和绿松宝石供奉。当时该赞普在梦中得到了预言,“在你以后五代,将有一个懂得这些宝物的赞普出世。”,这显然是松赞干布,佛教正式传入吐蕃是在松赞干布时期。据说,由于佛经法宝的威灵,拉托托日年赞到了80岁高龄而青春复原,整整活了120岁,属历代藏王中的最长寿者。由于宝物降到雍布拉康,这座宫殿成为圣地,更加得到人们的崇敬。这虽然是传说,但是雍布拉康作为西藏历史上第一座宫殿式建筑,是永远不会被藏族人民忘记的。

 


雍布拉康


  传说必竟是传说,据《青史》著作中记载,所谓“玄秘神物”是一个名叫罗桑措的僧人从印度带来的。他的目的是来传教,由于语言不通,加上苯教势力正左右王室,罗桑措当然不可能如愿。把带来的东西再带走拟乎没必要,倒不如留给拉托托日年赞作个纪念。这个“玄秘神物”除了宝塔之外还有什么呢?到了公元7世纪,吐蕃派人到印度学了梵文又创造了藏文,才把它翻译出来,原来是《百拜补证忏悔经》、《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心要六字真言》、《积达嘛呢法门》,等三部经书。据说,这是传入西藏的第一批佛教经典。拉康南边墙壁上绘有莲花生八大不同显像及四大天王、十六罗汉壁画。


  雍布拉康规模虽然不大,但它在西藏历史的文明进程中起着里程碑式的作用。它耸峙山头,居高临下,一条条阡陌纵横的农田和一座座青烟袅袅的村庄,把雍布拉康托在天空中,十分壮观。从雍布拉康俯瞰,雅砻河谷高原江南秀美的风光尽收眼底。藏王修建此宫一方面显示藏王至高无尚的地位,另一方面借险峻的山势来防御外敌入侵。此宫成为从第一代赞普到第九代赞普的重要居住地,第九代到第三十三代根基迁至琼杰。雍布拉康在西藏历史上占居的影响是非常大,它包括了几个第一,而且几个第一是互相关联的。建筑上开创了西藏的独特建筑风格,西藏建筑的依山傍水也是建造雍布拉康开始;从佛教上来说这里是一块吉祥之地,是古代六长寿(长寿山、长寿水、长寿鹿、长寿鸟、长寿人、长寿树)居住的地方;从军事上来说,这里是一个交通咽喉要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十五世纪时,宗喀巴弟子克珠顿珠在雍布拉康北面4公里处修建了日乌曲林寺,并由日乌曲林寺管理雍布拉康事务,每两年向雍布拉康轮派五名僧侣。


  一个强盛的雅砻悉勃野部落就是从雍布拉康孕育而生。以聂赤赞普为起始的雅砻悉勃野部地处雅砻一带,是承担了最后统一吐蕃全境历史使命的核心部落。聂赤赞普战败周围的小部落,划入了自己的疆域,实行重大政治事务议事制度,推行奖善惩恶,把扬善弃恶作为法律制度,大兴苯教。第九代赞普布德贡杰时期雅砻悉勃野部落的经济取得了前所未有的进步。其最突出的特点就是金属工具的出现和农业的兴起。这时雅砻地区已能“烧木为炭,炼矿石而成金银铜铁,钻木为孔做成犁及牛轭,开掘土地,引溪水灌溉”,还发明了“熬皮制胶”, 冶炼金属的出现,对雅砻地区生产力的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从此以后,雅砻悉勃野部落有了其它部落所不具备的稳定坚实的经济基础。同时,赞普权力重新得到了巩固,悉勃野部落设置了“尚、伦”,意为“舅、臣”,茹来杰任大臣,在雅砻设置了第一座墓,即直贡赞普墓,这反映了悉勃野王的权威的加强。到了第十代赞普埃肖列的时候首创了以二牛一日耕地面积单位,以“推”为计算牲畜头数的单位,使人们确立数的概念。


  雅砻悉勃野部落经过漫长的时间,到达日聂赛赞普时期,经济取得了重大发展,出现了度量衡和贸易价格的仪定,还出现了“犏牛、骡子等杂交牲畜”和储存山地草类的习惯,畜牧业水平已有了不小的提高。农牧业经济的发展,为雅砻悉勃野部落创造了扩张势力的物质条件,达日聂赛时期势力范围有了明显的扩大,诸小邦中的三分之二均置于它的统治之下。朗日伦赞时期在前代赞普的事业的基础上使悉勃野部落实力大增。据说他们时,从山岩上取矿;在畜牧业方面将野牦牛驯化为家畜牦牛,将野驴驯化为家用马匹,且出现专门饲养牲畜的放牧者;又从北方的的拉措湖取得食盐,从此开始了食盐的习俗。在发展经济的同时,统治机构方面得到了增强,增设了内相和外相官职。到达日聂赛时期经济发展,军事巩固,政治稳定,为统一吐蕃奠定了基础。


#p#副标题#e#  雍布拉康周围还有许多著名的景点,雍布拉康东北400米处有一眼名叫“嘎曲”的泉水,终年不涸,即使是大旱之年也滴水不断,据说饮此泉水能治百病,此泉水是松赞干布大臣噶尔东赞所发现,所以取名为噶曲泉水。


  雍布拉康山脚下还有西藏历史上的第一块国王御用田,公元前2世纪,人们把聂赤赞普推举为雅砻悉勃野部落首领后,在雍布拉康南侧专门开垦了农田种植谷物,供给第一位藏王聂赤赞普,并取名为国王御用田,至今完好无损地保留着。

 


雍布拉康


  离国王御用田15米处有一个美朵增(莲花水池),其来历大概是公元十四世纪中叶,帕竹王朝在西藏推行“宗”和“庄园”制度,当时雍布拉康周围也建立了几个庄园,其中桑珠德钦庄园的公主白姆措把作为自己的超度像八大药师佛泥塑像、长寿三尊、弥勒佛等像献给雍布拉康,而且,白姆措在雍布拉康山脚下挖掘一水池,向雍布拉康供神灯、摆设曼扎供品,经常祈祷。后来此水池取名为莲花水池。


  离国王御用田20米处有第一座村庄遗址,古代藏族先民们在雅砻河谷寻穴而居,经历了漫长的原始生活,并形成若干氏族部落。到松赞干布时期大臣聂赤桑羊顿把住房从山上搬到平地,在雍布拉康南侧形成了雅砻门直索卡村,此地并留存到20世纪未,后因变迁,村落迁至山脚,现村址被开垦为农田。
  在西藏古代建筑中雍布拉康算不上富丽堂皇,但其悠久的历史和独特的造型却吸引着众多的游客前来观光朝圣。

(责任编辑:未知)
顶一下 (2)
33%
踩一下 (4)
67%
上一篇:普莫雍措
下一篇:雅砻三圣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