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寻找前世情人 老西藏的山南情书
时间:2013-04-26 12:26:11作者:未知点击:369

 

 

  在扎囊寻找前世的情人

 

  毕业那年,经过扎囊的时候,天下着大雨,而且雷鸣电闪,这是我与她的第一次邂逅。脸贴在玻璃上,望着漆黑的夜,我不知道雅鲁藏布江就在身边,就像不知道前世的情人一直在等着我。当时我只是在想,这是谁的眼泪啊,竟然以这样的方式迎接我。10年来,很多次经过扎囊,每次都会想起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和婆娑的雨。多少年后,一次偶然,也是一次必然,我再次来到扎囊,寻找我的前世情人。

 

  “扎囊”藏语意为“刺树沟内,山桃林中”。来到扎囊的时候,已是四月。雅江两岸绿色正在蔓延。近年来种植的大片大片的防护林如同沙漠中的绿洲,一片生机勃勃。多少年前,这里是不是一片大大的桃花林,林中有一个爱唱歌的姑娘,她唱着仓央嘉措的情歌,我悄悄地把一朵桃花插在她的头上,她回头淡淡一笑,所有的桃花都闭上了眼睛。

 

 

  一条现代化笔直的街道出现在眼前,我知道它不是扎囊的全部。行走在繁华的街道上,行人没有发现又多了一个过客。我总觉得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回过头,没有她熟悉的影子。我回味着历史中传来的歌声,一步步走近朝思暮想的爱人。

 

  敏珠林寺藏香

 

  有一丝淡淡的香味就在身旁,我很敏感。对,那就是她身上的香味。当一次偶然的机会我闻到敏珠林寺藏香的味道时,就觉得有一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敏珠林寺面朝太阳升起的地方,群山环抱着它,它如同一个幸福的孩童,徜徉在无微不至的呵护中。走进寺庙,熟悉的味道再一次扑鼻而来。我仿佛看见一个姑娘,弯着腰,一盏一盏地点着酥油灯,然后匍匐在佛的面前。抬头一看门框上的人头像,还有面目狰狞的护法神,我不由得后退了一步,但我还是勇敢地往前走,因为护法神是人们幸福和平安的守护神。僧人们在念经文,好像没有发现我的到来。我轻轻地走着,害怕吵醒已经睡熟了的脚印。

 

  看着几个师傅在做藏香,我在想,多年前,是不是她也在这里,把思念和爱揉进藏香,点燃在我的床头。

 

#p#副标题#e#

 

 

  朗色林庄园里的灯光

 

  多年前,曾去过一次朗色林庄园,面对这个西藏农奴主庄园的缩影。我始终无法把残垣断壁的破败景象和几百年前的繁华联系起来。从这个庄园里,曾经走出过很多西藏历史上的著名人物。我一直觉得,那破败的屋墙如同一个孤独的夫人,守望着一份寂寞。

 

  如今,朗色林庄园已经维修完毕,我们似乎能找到一丝当年的繁华和富贵。坚固的围墙,能感受到庭院深深。高大的主楼,可以想象昔日的熙熙攘攘。宽大的马厩,似乎还能听到奔腾的马蹄声;金碧辉煌的经堂,感受主人虔诚的信仰。成片的仓库,一定装满了吃不完的粮食,穿不完的衣服。

 

 

  花园里格桑花盛开,也许她曾经在这里追逐着蝴蝶,和兄弟姐妹们嬉戏。我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寻找,但是再也找不到我的公主。真是人去楼空,物是人非!

 

  桑耶渡口的摆渡少女

 

  桑耶寺去过好几次,但都是坐车去的。这一次,我来到桑耶渡口,和几个旅游者和群众一起搭了一艘船。当柴油机马达声响起的时候,我们缓缓离开岸边,如同若干年前的一次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作,我撑着牛皮筏子,她拉着网,我们向岸边的孩子挥手告别。晚上,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喝鱼汤。

 

  恍惚之间,船已经到达了对岸,船上的人说了些什么,我记不起来。我租了一辆摩托车来到这座始建于公元8世纪吐蕃王朝时期、西藏最早的佛法僧合一和藏、汉、印风格融为一体的寺庙。

 

  桑耶寺藏语意为“超出想象的寺”,它的确超出了我的想象。与其说是一座寺庙,还不如说这是一座西藏宗教、文化、艺术和历史的博物馆。整个寺庙为曼陀罗形状,乌孜大殿代表世界中心须弥山,大殿周围的四大殿表示四咸海中的四大部洲和八小洲,太阳、月亮殿象征宇宙中的日、月,寺庙围墙象征世界外围的铁围山;主殿四周又建红、白、绿、黑四塔,以镇服一切凶神邪魔,防止天灾人祸的发生。围墙四面各设一座大门,东大门为正门。寺院建成后,莲花生在这里剃度第一批藏人出家为僧,号称“七觉士”。

 

  这里发生过很多故事,它们已经在历史中隐隐约约。诞生过很多第一,如第一支西藏服装模特队、第一支专业画师队伍等,这些我已经无法考证。我在想,一直等我的她到底是一位漂亮的藏家姑娘,还是茶马古道上走来的汉族少女,还是从莲花生大师故乡走来的印度天使。也许都不是,她只是一个在雅鲁藏布江上摆渡的女子,到桑耶寺只是为了朝圣。

#p#副标题#e#

 

  一个叫扎央宗的女子

 

  青朴沟没有去成,一直是我的遗憾。扎央宗早就听说过,也是我的一个梦。计划中这次也没有扎央宗,也许是缘分吧,我有了这次特殊的行程。

 

  “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虽然山上的树木刚刚发芽,但桃花已经怒放。淡淡的、粉红的一片,就像修行者的笑。

 

  刚上山,同行的人就有打退堂鼓的了。4000多米的海拔,我早已气喘吁吁,但我必须坚持,如果我放弃,我就有可能错过一次生生世世的约会。

 

  一路上遇到几个尼姑和僧人,路边有不少的帐篷和修行者搭的房子,门口放着鞋子。我想撩开帘子去寻找我的情人,但是我怕坏了他们的好事,打扰了他们的清静。

 

  回望山下,如果是6~9月来,野花绽放,林木郁郁葱葱,雪山密林,那该是一幅多美的景象啊。

 

  仰望洞口,那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但是高高的梯子,让本来就恐高的我胆战心惊。幸福也许就在不远的前方,我们很多时候是自己放弃了追求幸福的权利和自由。小阿尼早就没有了踪影,我趴在梯子上,一步一步往上爬,及至到了洞中,腿还在发抖,真不知道莲花生大师面对妖魔的追赶,是怎么一跃而上的。

 

  这里的溶洞绝不亚于张家界,但它不能让更多的人知道,因为这里需要安静。小阿尼给我们讲这里发生过的故事,讲溶洞里的神奇。她用棍子敲打着那两平方米左右的地方,有鼓声、有木鱼声、有钢琴声,还有心的声音。

 

  我们在洞里唱歌,痛苦之后就是欢乐和幸福,这不正是人生的真谛吗?小阿尼给我说她今年19岁,已经在这里修行了4年的时间。4年,没有电,没有城市的喧嚣,真不知道她是怎么过的。我愚蠢地问她为什么,她告诉我是为了亲人、爱人和自己来生的幸福,那么今生呢?她反问我:“这重要吗?满怀希望比什么都重要!”我面红耳赤,口口声声地说要寻找自己的情人,可是留点汗都觉得累,况且一生的修行。我肚子饿了,山上的方便面卖完了,我给自己找了个借口说下山去给小尼姑们背方便面,一个多么无耻的谎言,这只是我逃走的借口而已。

 

  当踏上车子离开时,我再望了一次山顶,蓦然间,我才明白,扎央宗就是一个修行的少女,她一直在等待、一直在守望,也许她就是我的情人,也是你的情人。

 

 

  山谷中的太阳

 

  洛扎藏语意为“南岩”,因位于喜马拉雅山脉南麓而得名。洛扎的地形地貌是典型的河谷地带。洛扎县城就处在一个狭长的河谷中,每天的日照时间特别的短,有人说洛扎的太阳有主人,因为谁都渴望温暖和阳光。

 

 
 

  太阳对于洛扎,不再是普照阳光这么简单,有时候是一种期望或希望的存在,阳光的照射有时候是一种心灵的温暖,而我们需要的恰恰是这种暖意。

 

  在洛扎县,随处可以看到碉楼的遗迹,其中以去色乡的路上最多。仿佛一个个忠诚的战士,孤零零地耸立在河边,我想它们都有一双眼睛,是在眺望远方归来的亲人和战士。对于这种碉楼式的建筑,当地的群众说,是为了防止一种类似于鹰的大鸟来伤害孩子们,也有人说是古代战乱时期的瞭望台或烽火台。至于这碉楼究竟是做什么用的,它和昌都一代的碉楼有什么联系,这恐怕永远是个谜。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典型的藏式建筑,凝聚着劳苦群众和能工巧匠们的智慧,也许从碉楼可以探寻到西藏建筑史的某些密码,也不得而知。

 

  赛卡古托也许是这种碉楼式建筑的延续和集中体现。整个建筑分为九层,每一层之间高度不足三米,最上面是寺庙的金顶,金碧辉煌,寺庙下面就是悬崖,站在上面可以听到滚滚的流水和石头撞击的声音,我扶着钢棍颤抖着转了一圈,而解说的僧人已经转了好几圈。在最底层有一段通向“地狱”的路,一片漆黑,如同黎明前的黑暗,突然之间让人恐惧不安,不知所措。在那一刻,我们才感受到生命和阳光对我们来说是多么重要,赛卡古托寺的友情提醒,为我们这些在尘世中偶觉迷茫的人,注入了洞见的光亮。

 

  这一趟山南之旅,也许并未寻找到我的梦中情人,可是这封信却是写给山南的情书,是那些不可轻易忘记的历史和美景,让我们在尘世中婉转歌唱,而怀惴着爱和感动游走的我们,如多了一层神的护佑,在俗世里轻盈漫步。

 

 

 

 

 

 

 

 
(责任编辑:未知)
顶一下 (7)
78%
踩一下 (2)
22%